2014年05月23日

这天又要下雨了

有些清冷的天,灰濛濛的天雲連成一片到天邊,微風輕拂,乍暖還寒。
門前的草青翠欲滴,不過是雜草,爭先恐後的向上生長,不甚友好的背景下強弱明顯,與遠處的山暗合,高處如峰低處似巒,疊嶂縈回。除此之外,這些亂草吵吵嚷嚷混亂的感覺會更多一些,相比而言,不遠處花團錦簇,新鮮的泥土翻覆,即便旁處拔起的野草枯萎乾癟,看上去也是一片清爽。
這種天氣恰好整理思緒,理順感情,做好謀劃,準備後動。你說的,讓你安安靜靜一個人,剩下我也是安安靜靜一個人。
有雲的天是灰色的,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下起雨來,下雨了,那些花兒會不會凋落。那些淩亂的青草註定只能享受這一刻的生命,下一刻它們就會被賦予魔力換成新鮮的紙幣照映拿著鐮刀滿是泥土的笑臉與殘損的雙手。一年又一年往復,用生命在恩賜的甲方,換了一茬又一茬活著的勞動者是乙方,簽訂了奉獻與感恩的契約。五月的天,時陰時晴時雨,陰天偏多,讓人想起懷孕的女孩,沉重快樂痛苦著,最終洋溢著幸福的微笑。看著別人徜徉於幸福之中,自己心底裏只有無盡的欣羡。
清冷的天還有風在吹,不由得人緊緊衣袖。昨天太陽出來大晴天氣溫蒸出水汽,熱浪撩起了你的發梢與裙子,我衣衫齊整,卻裝著流氓一樣的思想,做出一副紳士的樣子,溫柔體貼。你感傷地說,明天又要下雨了。
明天沒有下雨,今天只是陰天,天氣涼爽。
一個許諾,一番盟誓,一句話海枯石爛,一顆心定海神針,轉瞬也能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你期待的我期待的都是一樣,只是好像在不同的次元空間。我像個怙惡不悛的小偷,在四季的風中守望下手偷心的機會,晴天機會最壞,雨天機會最好,陰天最不好捉摸。昨天天氣預報說今天要下雨,現在卻是陰天。陰天裏說的話都要溫柔得多,軟綿綿的,你說你想一個人靜靜,靜靜到沒有聲音。
拔草的綠化工人來了,有的戴著手套有的沒有,青草旺盛,土地濕潤,這本應該是屬於它們的季節,只是時間有點錯,對於工人來說卻是恰好的。草本無心,隨風搖晃,似若招手,手舞足蹈。很多人都明白傻傻地活著就能傻傻地幸福著,暗地裏卻說那是真傻。
我趴在窗子邊,伏在桌子上,望著窗外笑容滿面的綠化工人,她們看向我時也是一臉笑意,讓我自戀的認為她們也在善意地跟我打招呼,我像她們也笑了笑算作回應。在我的眼中,工作本沒有貴賤之分,可是如果要我去從事這種工作卻是一百個不樂意的,有時候會想想這樣算不算是自己的虛偽早已根深蒂固。
今天起床的時候就感覺到被子表面涼涼的,可能是因為昨天窗子沒關,風吹走了室內緩緩流動的空氣和被子表面人體散發的熱量,空氣有些清新。鱗次櫛比的高樓重門深鎖,你說過,燈火輝煌的深夜,寂靜冷漠總是會不斷地加固加高你心裏的堤壩,總是想敞開心懷擁抱這個世界,迎面而來的滿是塵埃,所以夜裏喜歡開著窗睡覺,希冀夜晚的精靈有知你的心聲,呼吸也會大口大口毫無顧忌。言者無心,聽者有心,我從那開始就一直開著窗睡覺。
灰濛濛的天,空氣並不沉悶,因為清風拂面,反倒覺得爽快宜人。最難捉摸的陰天裏,冰冷電波的另一端,你說一個人靜靜,如你所願。
看著窗外辛勤勞作的工人,齊地收割地青草,竊以為都兩相歡喜。
The passage of time
Truly loves you the person
依然是藍天白雲
Drops of water on the leaves
At that time, the sky is blue
bizisaib
默默的情懷
heyuanc
youyiccc
花葉上的水珠兒
posted by yukai at 16:19| Comment(0) | 感情记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4月30日

故事裏的春天


愛情,是一條單行道。行進在這條單行道上,要麼是我追著你,要麼是你趕著我,偶有交集,偶有碰撞,但最終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方向,你還是得不到你想要的結局。兩個人的過往,換成一個人的思念;兩個人的熾熱,換成一個人的孤單。這就是愛情。愛情,註定只是一條單行道。
曾經很年輕,年輕得可以隨時長出枝芽。那時候,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錦瑟無端變白髮;那時候,常常想長出翅膀,去捕獲一只蝶的流浪。當有一天,我扇動起翅膀,我卻不願飛翔,只因我邂逅了愛情。那時的我,並不鍾情於文字,更不擅長於書寫;那時的我,只是篤信愛情是一場漸漸拉開序幕的真相,又何必要以矯飾的文字去表達那麼荒唐?
落花風裏,與你深情相擁,短暫的溫存過後,你轉身,留給我一江逝水的蒼茫。立於紅塵深處,我傻傻的看那一扇扇窗子裏燃起了燈,看那一座座房子升騰起塵世煙火,薄暮晨曦時分,萬家燈火漸次明滅,多希望,那千盞萬盞中,有一盞便是屬於你和我。
愛,在動靜之間。度過最初的如癡似狂之後,緣於宿命,你收起凝望,一路奔赴至遙遠的雪疆。從此,一彎冷月靜照天涯各一方。風起雪飛的日子,我在南國遙遙北望;花開落紅的季節,我依然斜靠閑窗,任心侵寒涼。沒有前生,沒有來世,聽夜雨敲窗,任思念瘋長,我的面龐,漸漸爬滿憂傷……
你說:如果你來,我依然願意見你……
其實,來不了。
此生,我的身體是我掙脫不了的桎梏。我愛你,只是我不屬於自己。
蒼老,誰也躲不過;宿命,誰也敵不過。在流年中蒼老,在命運中輾轉,愛你,也就只剩下一種堅持。於是,靈魂開始游離,游離出身體之外,跋山涉水,一路北上。每思念一次,靈魂便邁出一步。這一路,沿途所見山嶽的驟勢而起,水源的逶迤曲折,都化作峰巒迭起、激越澎湃的山水情歌,一遍一遍,在心頭唱響。
清流逐風,雲煙築夢,愛與希望,愈發變得蒼茫。
他們說:真笨!就近找一個就是了!
愛情--我不知究竟是他們不懂,還是我不懂?痛與哀愁,是愛情的主要內容,不管你願不願意,它都會牽著你走。愛是宿命設好的局,愛著的人,誰又能夠活得輕鬆?
在每一個華燈初上、月影觥籌的夜晚,我開始執筆,片羽繪浮世,羊毫書人生,一字一句,落於紙上,一聲聲凝重的歎息,綴滿愛的痛楚。
當木蘭花綻開第一瓣的時候,清冽的香氣在微涼的晨風中彌散。山嶺一片寂靜。堅持了一整個嚴冬的常綠喬木葉子,卻在這個萬物煥蘇的日子裏簌然而落。一種生命,就此終結。原來,再怎麼決絕的堅持和等待,最終依然不能逃過蒼老這一結局。生命的痕跡,定格在這一刻,葳蕤的期許,只能留待下一個春天。我與你的緣分,也只能留待來生……
你說:這時候的北方,依然會飄雪……
我在南國。陽光明媚處,春意濃,花兒開得正歡,爛漫了一個月的櫻花開始墜落。
櫻花,是盛開在江南的北國的雪。
煙水深處,群山如黛。一股自北而來的風,吹度過櫻花樹的枝椏,微風過處,紛紛揚揚,於是江南飄起了北國的雪花,世界一片瑩白。
草長鶯飛的早春時節,紙鳶滿天,櫻花在三月的風裏漫漫落下,一片一片,似雪,又似思念……
我的眼睛裏曾經住進過一只蝴蝶,我用世界上最美的文字來描繪它,極盡態妍,纖毫畢現,我將它講述成我的故事,故事裏,有一段我最想回卻回不去的過去。光陰漸漸清寂,季節變換依然,而我,只能在一年一度的春風裏慢慢老去……
旭日般的青春
突然很想你
愛的樂曲
静夜的暗角
魚的記憶
時間主語
尋找下一個駐足點
承載希望的綠洲
今夕何夕
寫意人生

posted by yukai at 11:35| Comment(0) | 感情记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滿懷的心事


心事,是潮濕纏綿的;情思,是靈性飽滿的。花事成殤,過盡千帆。挽住時光的明媚與憂傷,淺笑嫣然。
春雨,間歇性地蕭殺,乍暖還寒,如生命中那些始料不及的變數。總以為有些美會恒定存在,卻不知道那是自己給自己鑄造的枷鎖,鎖住的唯有自己!當滿懷的心事,滑過靜夜裏的清輝,把眼前照得比白天更明亮時,腦子裏滿是空蒙,睡意遁逃,一些翻飛的往事,喚起子夜淩亂的心情,再次把思緒擱淺於空洞和茫然裏。時日漾去,掩蓋了太多的牽強,而往昔的歡顏笑語也被沁涼掠奪得寥寥無幾。一絲絲清幽的感懷,與腮邊清瑩的淚滴纏綿著,悲涼而淒美。層層疊疊的思緒依然按捺不住地湧上心頭!
總喜歡將自己輕輕包裹,靜靜地一個人淡品孤獨,讓空氣中散發的寂寞將自己靜靜包圍。默默地蜷縮在心偶的一角,在憂傷中沉迷。打開舒緩婉轉的旋律,習慣地聽著那些憂傷的低吟淺唱。遁著一泓繾綣的心音在哀婉的旋律中氤氳著思想的潮汐,像溪水一樣的流淌。孤寂中那一種刻骨銘心錐痛到絕望,悽楚也就無奈地在四周彌漫。痛過後,只有麻木僵持在思維的空隙裏,支撐著空洞的靈魂,茫然的隨風飄蕩在冷冷的夜空。獨倚滄桑,積蓄了太多的灰白,向文字呐喊,卻滑落成指尖無言的歎息,靜默裏,不願苟合,不肯饒恕也不願挽救的徘徊恣意縱橫,痛到極致,才知道希望是那麼渺茫,越來越深的裂痕吞噬著每個夜晚的念想。時常借著夢的安慰,淡淡勾勒出記憶的輪廓,嘴角那抹悽楚的淺笑,詮釋的著靈魂絞痛的傷悲。
往事如煙,落花成塚。是誰編織著愛的花環,灑著一路誘惑而嬌豔的玫瑰芬芳,明亮的眸子裏閃著熠熠的光彩,將我的心門輕叩?鼓噪著在溫情的花海裏淪陷,而此時,卻不得不用纖弱的手指,千萬遍地撿拾著一路醉人的花瓣,珍藏在自己心底,生怕被人踏碎!
無眠的夜,窗外影綽的月光,室內耀眼的白光,整個屋子裏沒有一絲陰影,卻是在電流聲裏聽到了憂傷行走的腳步聲,似乎在說著那些無言的執著,疼痛到無言時,都是一個人的歌。浮華回歸平淡,喧囂還原寂靜,淒涼的夜,隨著寒冷的心,涼曬在黑暗中,使黑夜更加清涼。也許是痛得太深,才會選擇無聲;也許是太過在乎,才沒了遠看的欲望;也許是習慣了讓人搭車自己走路,才會那麼多痛存儲在心底。也許,等待是一種美,一種執著的,堅貞的,憂傷的,殘忍的美,令人柔腸百結卻黯然神傷!風雲盡散,或許連記憶裏斑駁痕跡都會被消磨掉,那麼,用閑逸時光來細嚼曾經怒放的馨香又有何意義!
花事成殤,過盡千帆。曾經拿癡情和時間作了一場賭注,到現在,時間如舊,而我卻非原來的我。如今,我已經沒有足夠的籌碼,再去參與一次賭局,這樣的人生不會再有輸贏。我的前世,也許是佛前的一朵青蓮,因為沒有耐住雲臺的寂寞,貪戀了一點凡塵的煙火。所以,才會有今生這一場紅塵遊歷,傷痛,也就理當自我舔舐。當曾經的溫暖日行漸遠,縹渺如煙的往事,糾結纏繞時,一切就已化作淒美記憶的碎片,只剩遺存的夢縈魂牽!
徘徊在愛與痛的邊緣,聽到自己心被撕裂的聲音,總想,心,可以剔除嗎?若可以,我寧願選擇忍受淩遲之痛,就此了斷,再也不用赤裸裸地承受那種徹心的無奈與彷徨而無能為力。總在此時,才知道一切的夢寐真的會在夢醒時刻風流雲散,那些餘留的殘香,徒留一地淒豔的殘紅,只是癡迷眷戀徒增的痛楚!宿命躑躅,想要回首,卻再也回不去;想要向前,卻不知該去向何方。靜默裏,唯有讓時間來清理,來安撫愈加厚重的傷逝,愈加深邃的落寞,越來越薄的快樂,越來越淺的明麗。回憶再次灼痛傷口,喃喃獨語的悲戚,清淚漣漣的憂傷,淚水拼湊的深情,絕望堆砌的文字,誰人能懂?
歲月無聲的切割著過往的點滴,似一把刺痛心扉的利刃,迷人而又傷人。許,這世上,沒有什麼在劫難逃的情事,這一切不過是捨不得離去的藉口罷了。徒勞地將一徑心事,託付給無聲的小字,只為深夜裏捎走一滴滴清淚,也不問,何時淚盡思枯,何時潮退,何時醒來?
守望沉靜的夜空,幽幽的蒼穹只有無邊的淒涼。時光的河,早已被冷漠封凍。煢煢孑立於冰冷的渡口,纖柔的指尖,輕撫眉尖的濃愁,再也寫不出沁骨的文字,因我早已丟失了泅渡的扁舟,難以做到清淡似水,安靜如月,低眉淺笑,自在平寧,只好任憑耳畔回蕩著離殤的哀鳴,讓此情如水渙渙,此心似影悠悠!
午夜迴旋,風涼,心更涼,落魂處,芬芳盡,淚輕落,孤影漂浮,去去何方?
淚,枯竭在誓言的夢裏,藏匿在最深的紅塵裏,靜候這一世屬於自己的地老天荒,在一首風的挽歌裏浣紗成殤,把心築起一道牆,依然很想知道:經年後,如果自己還能無所顧忌地去愛,還會接受誰的雕飾;滄桑後,如果自己明白了沒有留念,還會不會執迷癡念;來世,如果能成花,會不會選擇做一枝青蓮?
コーヒー
Depths of lotus flowers
魚と飛鳥
Idle rain country
lakejh
The moon and stars
The proud princess
yifanfengshun
淡舞一曲
In a dream of you
posted by yukai at 11:33| Comment(0) | 感情记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